??????????? www.wscaiptz.com ?????? www.hlbtyctl.com ???????????? www.tycylcba.com ?????????? www.sulqxw.com ???????????? www.sjqkbjl.com ????????? www.wsdbobjl.com ??????????? www.qxwboba.com ????????? www.xinbocaiwlt.com ????? www.qxwltniu.com

乒乓球生胶打法

注冊 |登錄

南江文化論壇人文旅游 › 查看主題

9661

查看

1

回復
返回列表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87 
威望
0  
金錢
1105  
閱讀權限
200 
注冊時間
2010-5-26 
最后登錄
2017-12-15 
go

[人文景點] 云浮古跡尋蹤系列報道之古城遺址(2)

樓主
發表于 2010-9-8 10:37 | 只看該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來源:云浮日報    發表日期:2010-05-28



大營村古城墻:400年的榮耀與輝煌

□文/圖本報記者  羅強  特約記者  周小林  通訊員  詹超元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人締造一方文化。美麗的西江起源于云南省曲靖市沾益縣馬雄山,全長2074.8公里,是我國第三大河流。在浩瀚的歷史長河里,有50多個民族在西江流域狹長的地區里繁衍生息。她不僅滋養了生命,而且那生生不息的流水孕育了不少燦爛文化:珠江文化、嶺南文化、百越文化……各種文化在她的懷抱里交相輝映,源遠流長。有些文化隨著歷史的進程而逐漸消散于風中,找不到哪怕是一絲蹤跡,有些文化在不斷的兼容并蓄中繼往開來,至今仍散發著它的燦爛和輝煌。在這一朵朵中華民族燦爛文化奇葩中,明代將軍陳的故事及由他修筑的大營村古城墻遺址的傳說,經過世人的口口相傳,一直在三羅一帶廣為流傳。

歷史檔案:南鄉大營村古城墻遺址位于云安縣六都鎮南鄉村委大營村,為明朝抗倭名將陳璘屯兵所建,呈長方形布局,四周有夯墻結構的圍墻,圍墻是由沙石、黃泥混入石灰攪拌成的一種“三合土”材料所建,全長約800米,高3.1米,墻頭寬0.6米,墻角寬0.8米。現城墻已毀,只剩下東邊的兩段,約50米長,是研究三羅地區明朝歷史的重要物證。
    其實,說它是古城墻遺址,有一點名不副實,據考證,現大營村所在地是當年陳璘屯兵的地方,確切地說應該是營墻遺址。不過由于其在明朝時期在據匪安民、防洪抗洪等方面作出的重大貢獻,以及對西江“黃金水道”所起到了監管、巡視功能,使它成為明代西江流域一個重要的軍事戰略基地,從而在嶺南地區厚重的歷史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時云浮縣政府把此段城定為文物保護單位。

古跡現狀:大營村古城墻見證了西江流域的歷史進程與文化傳承,是云浮人民珍貴的文化瑰寶,是不可多得的物質文化遺產。
    近二三十年來,由于社會的發展,文化活動的多樣化,依靠民間口口相傳的口頭文學日漸式微,故事流傳逐漸減弱,很多與陳璘有關的古跡遺物均遭不同程度的損毀,古城墻也無法幸免,因為風雨侵蝕、年久失修等多種原因而損毀嚴重,日趨瀕危。對于陳璘文化急需進行挖掘、搶救和收集、整理。
    據云安縣博物館副館長曾紅霞介紹,云安縣政府正著手對大營村古城墻遺址進行維修保養,目前中山大學嶺南考古研究方面的專家教授已經親自到現場勘測,現在正在設計維護方案,等方案出來后即可開展維護工作。

現場尋蹤:殘敗中的生機

    小車沿著蜿蜒的云高(云安-高村)公路一路飛馳,透過車窗往外看,雨后的田地更加青綠、天空更加蔚藍,沿途的田園風光經過雨水的滋潤顯得格外美麗。十幾分鐘后下車步行,走過一段彎彎曲曲的小道,我們找到一個幽靜而略顯古樸的村落,這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南鄉大營村。走到村的中間,一截殘舊的古城墻赫然出現在我們眼前。城墻分兩段,長的一段近50米,短的只有幾米,外表已經風化,露出一些黃黃的沙土。墻的四周高樹林立、野草繁茂,竹林傍城墻而長、野蔓繞城墻而生。墻內墻外都成了村民們的莊稼地,蟬鳴鳥叫、池塘蛙聲,三五村民耕作其中,吵鬧中更顯出它的幽靜,殘敗中顯示著勃勃生機。
    在城墻的北面,是建于明萬歷年間的龍崖陳公祠。面積約500平方米,分前殿、后殿,中間有一天井,兩邊設廂房。整個建筑顯得古樸而又莊重。據介紹,陳璘后裔每年春秋兩次的大型祭祀活動都是在陳公祠舉行。
    陳璘墓就坐落在離城墻200米處金魚尾山腳下,與兵營遺址遙遙相對,好像是在守護著自己曾有的輝煌,訴說著歷史的變遷和榮耀。據介紹,陳璘墓原位于六都鎮南面0.5公里處的蓮花山(今云安大酒店附近),2007年才遷回大營村。
    現居住在大營村的幾位陳姓老人告訴記者,村里共有30多戶人家,100多人,只有兩戶是后來從外面遷入的,其他全部姓陳,都是陳璘的后裔。在他們小的時候城墻比現在要長很多,經過戰爭和文革兩個特殊的時期才變成這個模樣。以前孩童時還經常爬到城墻上玩,那時附墻而生的一種不知名的野果非常好吃,味甜汁多,是他們的美味佳肴,至今還回味無窮。廢舊的城墻記載著他們童年最美好的回憶。

安一方百姓

    據史料記載,明朝中晚期,由于多種原因導致西江流域地區各民族之間沖突不斷,一些山區少數民族和漢族人相繼起事,有的占山為王,劃地割據,不受朝廷統管。當時盤踞羅旁一帶的土匪,恃山林之險,四處搶劫,造成商旅裹足,鄉里不寧。 明萬歷四年(公元1576年),朝廷合兩廣十萬大軍合圍堵截,始得平定匪患。云安縣歷史名人陳璘參加了平定三羅戰役,立下了赫赫戰功。萬歷五年,朝廷設置東安縣(即原云浮縣前身,今云安縣屬其所轄),首任知縣肖元岡,陳璘任廣東總兵兼東山參將,帶兵鎮守一方。根據朝廷旨意,陳璘舉家從翁源南遷東安,并世居南鄉大營村(今云安縣六都鎮大營村)。
    鎮守東安以后,陳璘看到匪患雖平,仍有部分殘余四處流竄,危害百姓,加之西江年年鬧水災,對當地居民生活生產帶來巨大的損失。為保一方百姓平安,于是修筑城墻、兵營以清匪安民,駐軍參與當地抗洪搶險、興修水利,并隨時監管西江水道安全,保證水路運輸暢通。

見證中韓友誼

    為了更好地了解陳璘,了解古城墻,我們走訪了陳璘的第十四代孫,現在陳氏家族事務召集人,南鄉回龍圍村的村長,今年已經74歲的陳金朝老人。據老人介紹,陳姓是當地的大姓,附近的幾個村都是陳璘的后代。全是由陳璘的七個兒子傳下來的,潘屋村是三房,大營村是四房,田心村、下麥村、三村、回龍圍村是六房、七房,不過最大的一個分支生活在韓國、朝鮮,是由陳璘的大兒子傳下來的,現在有近兩千人。每年清明時節分散在朝鮮、韓國、翁源、肇慶的陳氏宗親紛紛返鄉祭祖,最多的時候有五六百人。
    據陳金朝老人介紹,陳璘有一孫子名叫陳泳溸,明末時率軍在遼東防御清兵入關,明朝滅亡后,因不愿投降清朝,于是東渡鴨綠江出奔朝鮮。定居于當年陳璘大敗倭寇的全羅道海南郡一帶。經過近400年的繁衍發展,現今已有近2000人,分布在朝鮮、韓國各地。2004年12月,韓國陳璘后裔,陳璘第十五代孫,韓國放送通信大學教授陳邦植先生率團回云安省親訪問,已經80多歲的陳邦植激動地說:“360年,我們終于回來了,真是今生有幸呀。”2008年再次回鄉省親時,陳邦植還帶回一卷由韓國制作的《明水軍都督征倭紀政圖卷、再照明》卷軸。該卷軸現保存于陳金朝處,每年在春秋兩季祭祀祖先時拿出來掛在陳公祠供族人觀賞拜祭,成為陳家傳家之寶。
    陳金朝告訴記者,家里原來還有一件傳家之寶——《陳氏家族族譜》,里面詳盡的介紹了家族發源、分支,以及陳公祠、兵營、城墻等各種遺跡的情況,可惜族譜已在文革期間遺失,現在韓國尚存有《陳氏家族族譜》。

民間傳說:私筑“皇城”險遭滅族之災
    相傳明朝萬歷年間,兩廣總督凌云翼奉旨率二十萬官兵,分十路直撲三羅(即羅定、郁南、云浮三地),進剿瑤族的暴亂。經過幾個月的戰斗,終于平定了羅旁之亂。陳璘在此役中功居十哨之首,凌云翼于是報請朝廷對陳璘加封副總兵銜,讓其在南鄉設守御千戶所。凌云翼擔心瑤族土著不服朝廷統治,伺機反抗,便想派出一員大將世代居住于此,并募兵籍戎守,寓兵于農,以減少軍費開支 。他看到陳璘驍勇善戰,確是一員猛將,便向朝廷報請讓陳璘長駐于此,皇帝準奏后,陳璘將父母連同妻兒舉家從翁源龍田遷到東安南鄉定居。
    陳璘看中了坐落在南鄉東角的一座小山岡。山岡周圍有牛欄塘,長排塘等魚塘圍繞,確是易守難攻的地方,便將自己的大營駐扎在這里。陳璘想在高岡上筑起一座城墻,建成一個防城,防備盜賊的突然襲擊。陳璘建造城墻工程浩大,耗資甚巨,致軍費拮據,士卒多有怨言。巡按御史羅應鶴時對陳璘心存芥蒂,知悉這一消息后,不禁喜出望外,正好以此參他一本。當他確知防城工程已經開工,地基打好時,終于捉住了陳璘的把柄。他立即向朝廷稟告,說陳璘私筑皇城,準備自己稱帝。萬歷皇帝聞報大驚,立即派出特使,飛馳廣東,查陳璘私筑皇城一事。萬歷皇帝還對特使下令:一旦查實確有此事,對陳璘格殺勿論,而且還要誅滅九族。當特使抵達肇慶府時,陳璘才知這個訊息,急得團團轉。陳璘想:就算現在將地基填好,也會被發現,那時,縱有千張嘴也是有理說不清,到時不止自己人頭落地,還有父母妻兒一大家族的人也將難逃厄運。現在是進退兩難的境地了,防城不建不行,建了也許還有一線轉機。陳璘想到這里,馬上召集諸將商議,決定連夜動工,趕在特使到來之前用一般的沙、石將城墻筑好,好讓特使看看那只是一般的防盜城墻。但一時之間找不到那么多石頭。陳璘想到當地的瑤族人用土夯墻建屋的方法,便指揮眾人擔來沙石、黃泥,混入石灰攪拌成一種“三合土”,墻基兩邊用板夾著,接著讓人用木樁、木柱夯實。一夜之間,整個軍營乒乓之聲不絕于耳,眾將士干得熱火朝天。天亮了,大營周圍的城墻便筑好了,陳璘看著筑好的城墻粗糙不堪,緊張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待特使到來,陳璘便親自帶特使巡視一番,并指著西邊遠處的高山峻嶺解釋,那里就是羅旁山區,是瑤族人作亂的地方,瑤人大規模作亂雖然已經平定,但還有小股不斷出山搶掠,所以在軍營周圍筑起防城,實是防止盜賊偷襲之舉。特使一聽,深以為然,而且看到那只是一般的城墻,果然是對付盜賊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陳璘也一改往日的驕橫,對特使畢恭畢敬,還設了豐盛的酒席,請來美艷動人的舞女為特使大獻甜歌曼舞,特使看得如癡如醉,對陳璘沒有再起疑心。回去如實稟報皇上,皇上便沒有再追究。

建于明萬歷年間的龍崖陳公祠

陳家傳家之寶《明水軍都督征倭紀政圖卷、再照明》卷軸

因為風雨侵蝕等因素,大營村古城墻損毀嚴重,野蔓繞墻


TOP

Rank: 1

帖子
威望
0  
金錢
17  
閱讀權限
10 
注冊時間
2012-4-6 
最后登錄
2012-4-14 
沙發
發表于 2012-4-15 17:04 | 只看該作者

2

我的內心再一次沸騰了,我胸腔里的血再一次燃燒了。樓主的幾句話雖然簡單,卻概括扼要,一語道出了我們苦想多年的而不可得答案的幾個重大問題的根本。

TOP

南江文化 |聯系我們

GMT+8, 2019-7-8 05:51.

主辦單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乒乓球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