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登錄

南江文化門戶文化旅游 › 人文景觀 › 查看內容

云浮古跡尋蹤系列報道之古寺、古祠、古廟(3)

2013-9-3 15:38| 發布者: some| 查看數: 2239| 評論數: 0|來自: 來源:《云浮日報》 更新時間:2010-09-07

摘要: 懷念抗倭名將陳璘□文/圖本報記者 王妍 通訊員 陳輝洪 黃學佳陳璘生前往事流傳不多,后人祭祀、緬懷將軍時,唯一能一睹其風采的就只有這張陳璘受降圖了。已有近400年歷史的龍崖陳公祠,雖然經多次修復,但仍然保留著 ...

懷念抗倭名將陳璘

□文/圖本報記者  王妍  通訊員  陳輝洪  黃學佳

   陳璘生前往事流傳不多,后人祭祀、緬懷將軍時,唯一能一睹其風采的就只有這張陳璘受降圖了。

已有近400年歷史的龍崖陳公祠,雖然經多次修復,但仍然保留著明代建筑原貌。

    在大明皇朝行將入木的萬歷年間,廣東翁源出現了一個出將入相的人物。盡管明王朝已是“呼啦啦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但他依然堅持著自己的“王道”思想,在國家內憂外患之際挺身而出,極力維護著大明皇朝的最后尊嚴——內平戰亂,興邦安民;外抗倭寇,威振海外。
    他就是陳璘。公元1576年,陳璘隨總督凌云翼平息羅旁起事,并舉家南遷,定居于云安縣六都鎮南鄉大營村。時光荏苒,400多年的歷史一去不返,所幸,我們還可以從前人留下的遺跡中,緬懷名將,追憶往事。

歷史檔案:龍崖陳公祠位于云安縣六都鎮南鄉大營村,始建于明代萬歷年間,距今已有約400年的歷史。據史料記載,殿堂正中設神龕,供奉明末抗倭名將、太子太保陳璘及其歷代祖先。該祠坐西向東,為二進院落式布局。分前廳、后廳和兩邊廂房,磚木結構,硬山頂。祠內有天井,內墻繪壁畫。門前用花崗巖條石鋪砌臺階,屋脊兩端嵌瓷塑佛像,中間飾龍鳳花卉。現祠外墻體及石雕柱墩、瓦面木檐浮雕尚存,但祠內的神龕、木雕、石刻及兩邊廂房已遭破壞。1988年云浮縣人民政府公布為文物保護單位。 

陳璘生平——陳璘(公元1543-1607年),字朝爵,號龍崖,其先祖從福建龍巖市上杭縣遷至廣東韶關市翁源縣。萬歷五年(公元1577年),在平定羅旁后,陳璘留下善后,落籍東安縣南鄉所,即今云安縣六都鎮南鄉村委會。
    根據史料記載,陳璘經歷明朝嘉靖、隆慶、萬歷三代,四十六年疆場生涯,官至左都督(正一品),死后贈封“太子太保”。陳璘早年追隨抗倭名將俞大猷、戚繼光部下張元勛等,在粵東一帶掃清倭寇以及與倭寇勾結的土匪;中年多次遭遇流言中傷、排斥,陳璘坦然處之,積極應對,終獲平反,官復原職;晚年統領明朝水師抗倭援朝,在著名的“露梁海戰”中,率領副將鄧子龍與朝鮮水軍統制使李舜臣聯合作戰,徹底擊潰了日軍水師,奠定了往后三百余年東亞的穩定格局。
    隨后,輾轉于川貴湘一帶,征討土司惡霸楊應龍,平定了該地區周邊的亂局。萬歷三十四年(公元1606年)七月,年過花甲的陳璘上疏乞調返回原籍,任廣東總兵。次年五月初八丑時,陳璘死在任上,享年六十四歲。兩年后,官葬于東安縣蓮花山(今六都鎮)。
    萬歷四十年(公元1612年)五月,貴州巡撫郭子章為陳璘請功,朝廷以平定貴州湖南交界動亂的功績,追贈陳璘“太子太保”官銜。

現場尋蹤:翻開塵封的歷史,一位身穿戰袍,騎著駿馬,手握桃木劍的陳璘將軍從歷史的記憶中奔馳而來。400多年前,明朝將軍陳璘隨總督凌云翼南征,綏靖三羅(今云浮、羅定、郁南),為朱家皇朝立下“開拓第一功”,這位大將軍自投身軍門以來,征戰南北,平叛無數,屢建奇功,他的英名不僅在三羅地區,在兩廣和云貴地區廣為傳頌,渤海之濱,鴨綠江畔,甚至在遠渡重洋的韓國都能找到他金戈鐵馬的足跡。相傳明朝萬歷皇帝曾為他賜聯:“辟土開疆,功蓋古今人第一;出將入相,才兼文武世無雙。”
    沿著寂靜的山谷小路迤邐而行,穿過層層相鄰的民居,我們懷著對民族英雄的崇敬與仰慕之情,來到將軍曾經生活和戰斗的地方——云安縣六都鎮南鄉大營村。據說,現在在大營村居住的村民,基本都是陳璘后裔,而該村取名為“大營”,也是因將軍曾經扎營于此。
    車一轉彎,一幢青磚瓦木二進院落四合院式的明朝建筑映入眼簾,木雕瓦檐,石雕柱墩,瓦脊鑲嵌的瓷塑、泥塑的人物、動物和花妍仍然若隱若現,這就是明朝抗倭名將陳璘的舊居———龍崖陳公祠,該祠坐落在鄉居之間,既有田野之僻靜,又有子孫之喧鬧,雖然經過多次修復,至今仍保留著明建筑的原貌,墻面斑駁的痕跡仿佛在低聲訴說著百年風霜的洗禮。原本以為,這樣一位戰功累累的將軍之祠,應是有著與眾不同的豪氣與威嚴,然而,當我們站在陳璘公祠的大門前時,所見所感卻與想像有著很大的差距。陳璘公祠朱門敞開,門上牌匾中刻有 “龍崖陳公祠”五個剛勁有力的大字,兩邊的對聯卻是殘破不堪。門前用花崗巖條石鋪砌而成的臺階有些凹凸不平,據當地老人回憶說,眼前凹陷的石印,可能是當年紅衛兵門前砸匾時所留下的。
    邁入大門,祠中景象一覽無遺。前廳的神臺上擺放著一大兩小三個神壇,還有陳璘將軍的牌位,臺面和神壇上積淀的厚厚灰塵,讓我們不得不為將軍身后的寂寞而惋惜,只有地面上灑落的紅色爆竹屑末和壇中遺留的貢香能說明,這里還不曾被人遺忘。將軍戎馬一身,立功無數,這座保存至今的古祠本應成為他榮譽的象征,為何此時卻給人一種落魄之感呢?村里的老人說,每逢清明,將軍后人都會來此祭拜。但平日因鮮有人跡,故疏于打掃,只有在祭拜前,才會有人前來祠中清掃。
    墻面中央,懸掛著兩幅畫卷,卷上依稀可見陳璘將軍在石龜巖和魁星巖上的題詞,從左到右依次寫著:“萬歷四年天洞天,從前未見一人來。我今欲借神仙窟,浪學堯夫日打乖。”、“二十年前戎馬地,今看高步玉堂居。魁星巖面蓬萊境,宰相人間好讀書。”兩首詩分別作于明萬歷二十四年和二十五年,當時,陳璘將軍正屯兵兩地,保家衛國。墻面右上方,有一副將軍騎著駿馬,揮斥方遒的畫像,畫中的將軍,英姿勃發,雙目炯炯有神。據將軍的后人陳金朝回憶,以前的殿堂正中,供奉的是陳璘將軍歷代祖先的牌位,神龕柱有二十言對聯,上聯“詩稱方叔元老克壯其猶歌振族于前朝王二錫命”;下聯“傳曰公侯子孫必復其始大詒謀于詔代于萬斯年”。祭祀時,人們會將陳璘受降圖像懸掛殿中,以供瞻仰。像高4米,寬2.3米,畫中陳璘戎裝佩劍,跨白龍駒,馬前跑著“魚窩王”,雙手高舉桃木劍距地乞降。
    行前,曾經憧憬著,能在這個有著約400歷史的古建筑中,瞻仰陳璘將軍的偉像,切身感受將軍戎馬一生的雄韜偉略。可是,祠中除了一幅復制的陳璘畫像,再無其他關于將軍生前往事的只言片語。看著祠中造型各異的壁畫和做工精美的雕梁畫棟,盡管壁畫上有石灰涂抹的痕跡,但我們依然可以從這些保存下來的歷史遺跡中,想像陳璘公祠當年的風采與氣魄。后廳屋檐下刻寫著“萬福朝堂”幾個大字,雖然歷經風雨,顏色盡褪,但它依然是將軍歷史地位的鐵證。老人陳金朝還告訴我們,以前的陳公祠,面積比現在要大出近兩倍,大門前,原有一個6扇門組成的屏風,跨入大門,人們需先繞過屏風,才能一睹將軍風采,這也是對陳璘將軍的一種尊重,而只有在祭祀時,屏風才打開。在大廳的兩側,分別有一間廂房,右邊廂房用于開辦學堂,是陳璘后人讀書學習的地方,左邊廂房則是用作廚房。
    公元1576年,平息三羅地方割據后,陳璘升為副總兵兼東安參將,為設立羅定州(現羅定市)、東安縣(現云浮市)和西寧縣(現郁南縣)屢建奇功。公元1577年,根據總督凌云翼的指示,陳璘將全家大小從翁源縣舉遷至東安縣,入籍南鄉大營。其長子陳九經,萬歷十五年(公元1587)曾任南鄉哨百戶,此后,陳璘的后裔,就在南鄉定居。如今,當人們一談到誰有功勞時,就會冒出一句口頭禪:難道他會有陳璘這么大的功勞?毋庸置疑,陳璘將軍的英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但讓人覺得遺憾的是,當我們與其年輕一輩的后人談起將軍的功績時,卻沒有人能說出一個完整的故事。33歲的陳海華說,他知道陳璘是一位抗倭名將、民族英雄,他也為自己身為陳璘后人而感到驕傲與自豪,但關于將軍戎馬生涯的生前往事,他卻甚少了解。所幸,我們找到了陳璘的第13世裔孫陳永權,這位82歲的老人,身體健朗,思維清晰,在他娓娓道來的故事中,我們仿佛回到了大明王朝,親睹陳璘將軍在戰場上奮勇殺敵的英姿。
    日月如梭,歲月如河。戰爭的煙云已經灰飛煙滅,將軍的足跡卻遍布南北。有人認為,陳璘幾起幾落,是個有爭議的人物;也有人認為,陳璘鎮壓的是農民起義,其功勞有限。但當我們站在特定的歷史時期來看待一個歷史人物時,陳璘身為朝廷命官,又怎能不為朝廷的安定繁榮和統一大業效力呢?這是歷史賦予每一個人的使命,所以,他的功績和眼前的這座祠堂,都應永遠載入史冊,受萬世敬仰。離開時,將軍南征北戰的雄姿依然在腦海中縈繞,久久不能散去。

民間傳說:智殲“魚窩王”

    相傳明萬歷年間,六都南鄉附近的金子窩,有個名為“魚窩王”的賊子,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方圓百里的百姓都對其聞聲色變。他的巢穴,周圍山高林密,還種下一道密密麻麻的勒竹林,這些勒竹枝干高大,枝丫茂密,且有硬刺,無法輕易砍斷。
    陳璘鎮守六都時,為了幫百姓除害,曾帶兵猛攻魚窩王的老巢,無奈勒竹林密,大刀砍了幾下,便已卷刃,還有那些兵將們,個個被鉤破衣服,刺傷皮肉,第一次正式攻擊,以失敗告終。退兵后,陳璘終日苦思破敵妙計,一日,當他在營附近踱步解悶時,突然瞥見村頭的一叢竹樹上爬滿了一種枯萎的藤,從當地村民口中,他得知,這種藤叫雞屎藤,春天生長,冬天枯萎,陳璘聞之大喜。
    第二日,陳璘扮成一個補鞋匠,悄悄來到賊巢附近。魚窩王的警惕性很高,當聽到嘍報告說勒竹林附近的村子來了個補鞋匠時,他立即命令嘍把補鞋匠捉來。當時,陳璘裝作驚慌失措,結結巴巴說是靠補鞋換兩升米的。但魚窩王不信,于是乎,陳璘就當場要過一個嘍的破鞋,三兩下便將鞋子補好。魚窩王見鞋匠手工熟練,不再懷疑。陳璘趁勢稱贊魚窩王的勒竹林很嚴實,并說如果再種上一些雞屎藤,讓藤爬滿竹林,就更像一道城墻了。魚窩王聽后一想,也覺得有道理,馬上命令手下嘍收集不少的雞屎藤籽,撒在勒竹林下。春天發芽,入夏已是青藤攀援,越長越密。冬天,一場嚴霜過后,藤干枯了。某日夜晚,陳璘再次帶兵來攻,他吩咐將士點燃火把,投入竹林,熊熊烈火將勒竹林化為灰燼,魚窩王也在火中喪生。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最新評論

南江文化 |聯系我們

GMT+8, 2019-7-6 18:49.

主辦單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乒乓球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