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登錄

南江文化門戶文化旅游 › 人文景觀 › 查看內容

云浮古跡尋蹤系列報道之古寺、古祠、古廟(5)

2013-9-3 15:39| 發布者: some| 查看數: 1798| 評論數: 0|來自: 來源:《云浮日報》 更新時間:2010-09-28

摘要: 六祖聞經悟道地尋源聽禪□本報記者 王妍 特約記者 江記昌 通訊員 楊振江 黃德健修葺一新的金臺寺僅存的古井歷史檔案:金臺寺是六祖惠能聞經悟道的地方。這座千年古剎建于公元650年以前,原址在新興縣城南外村壇背坊 ...

六祖聞經悟道地尋源聽禪

□本報記者  王妍  特約記者  江記昌  通訊員  楊振江  黃德健

修葺一新的金臺寺

僅存的古井

歷史檔案:金臺寺是六祖惠能聞經悟道的地方。這座千年古剎建于公元650年以前,原址在新興縣城南外村壇背坊(今新興縣人民醫院內),歷史悠久,佛緣深遠,是新興縣較早興建的寺廟之一。
   該寺興盛于唐、宋,明嘉靖、慶隆、萬歷以及清乾隆年間,曾經歷多次修建。民國期間,軍長葉肇下令搗毀佛像。解放后,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宗教政策得到進一步落實,縣佛教協會、佛教信眾及南外村民為恢復一代宗師六祖惠能聞經悟道的道場,在原地重建金臺寺。1964年,改為新興縣人民醫院。90年代初,當地群眾自發修建金臺寺,位于南外村獅子崗山上,距離原址約200米遠,這座千年古剎終于光彩重現。

民間傳說:金臺寺羅漢挑經護法
    一般寺廟的大雄寶殿中,都供奉著18羅漢,而在新興金臺寺中,卻只有16個羅漢,這是何故呢?民間傳說,這是因為六祖惠能在經過當年悟道之所“金臺寺”時,曾得到金臺寺羅漢的挑經護法。
    先天二年(公元713年)七月,六祖惠能帶著經書回返回龍山國恩寺,當時,師徒數人步行至縣城,在金臺寺,其中一個弟子說道,太累了,我們挑不了這些經書,不如請大雄寶殿的羅漢來幫我們挑吧。話音剛落,就有兩個僧人打扮的人從大雄寶殿外走進來說,師父,我們幫你們挑經書吧。當天晚上,六祖惠能就帶著那兩個僧人打扮的人,還有小徒弟,一起挑經書回了國恩寺。
    第二日早晨起床以后,挑經書的那兩個人不見了,大家到處找也找不到,最后,在六祖的提示下,大家發現,在國恩寺的大雄寶殿,多了兩個羅漢坐在那里,而當他們趕回縣城到金臺寺卻發現,金臺寺的大雄寶殿正好少了兩個羅漢。此時,大家才幡然醒悟,原來幫忙挑經書的那兩個人,正是金臺寺羅漢的化身。到現在為止,金臺寺的大雄寶殿依然是16個羅漢。

現場尋蹤:歷史的厚重,伴隨歲月。被稱為“中國禪宗源頭之源頭”的金臺古寺,而今古寺的原址雖然已經不復存在,僅留下一口彌足珍貴的古井,但關于金臺寺的記憶,卻永遠銘刻在人們的腦海中。
    站在修繕一新的金臺寺門前,只見彩旗飄揚,寺中香煙裊裊,周邊綠樹環繞。大門圍墻上赫然寫著“禪宗圣地”四個大字,眼前這座二進式的寺廟,雖然只有短短十余年的歷史,但在歷史上,它卻是禪宗六祖惠能聞經悟道之地,其對六祖惠能和后世的影響,則是刻骨銘心。從清代《新興縣志》中的一幅“古新興城圖”中,我們不難發現,位于新興城外西南角的金臺寺,是從城中往國恩寺的必經之路,當年,六祖惠能也許就經常會在離城很近的金臺寺中講經說法,普度眾生。
    尋訪金臺古寺之日,恰逢農歷八月初三——是六祖惠能圓寂的日子。每逢“六祖誕”,各地凡有六祖佛像的祖廟寺院都熱鬧非常,各地善男信女蜂擁而來,舉辦各種祭祀活動。也正因如此,我們有幸找到了金臺寺的主持達善大師,從他娓娓道來的故事中,追尋古寺的蹤跡。
    新興是佛教比較早進入的一個嶺南古郡,在南北朝,佛教已經傳入新州(今新興),始建于南朝時期的金臺寺,其歷史淵源比國恩寺還要長一百余年。據主持達善大師介紹,在公元520年,佛教禪宗始祖菩提達摩渡海西來,于今廣州西關華林寺上岸。梁武帝得知有印度高僧來華,自是興奮不已,專程派使臣南下迎接。當使臣與達摩乘船沿西江逆水而上至端州時,遭遇滂沱大雨,山洪暴發,江水洶涌泛濫,一行人被迫轉入西江支流允水,于新州暫避。在新州境內,達摩見沿途綠樹蒼翠,翠竹遍布兩岸,遠山不高但逶迤錯落有序,將大地劃分成小塊平原,不由感嘆此地匯聚天地靈氣,如同世外桃源,堪為坐禪面壁的好地方。“如此福地,集天地靈氣,為修禪之地也。”達摩脫口而出,后又喃喃自語道:“百年之后,此地將出圣人也。”返回后,使臣向梁武帝報告說新州為圣地,將出圣人,梁武帝便令新州官員擇地建寺供僧奉佛,新州百姓亦紛紛響應,捐款建寺,當時,由于寺中戒臺是由純金搭建而成,便因此被命名為“金臺寺”,由此,也足以看出梁武帝對此地的重視程度。
    金臺寺建成后,其雄偉的身姿在當時可謂名噪一時。從金臺寺建成,到唐玄奘回到中土傳譯經文,期間大約經歷了一百多年時間,這時,禪宗的衣缽,也已經自初祖達摩,傳到了五祖弘忍的手中。當時的金臺寺,只是嶺南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寺廟,寺前有一個集市,惠能每日都會挑著柴擔來這里變賣,換取鹽糧,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目睹了絡繹不絕前來金臺寺拜佛的善男信女,耳中也聽慣了寺中僧眾誦經的聲音。一天,24歲的惠能如往常一樣,來到金臺寺門前的集市上賣柴,這時,他偶然間聽到寺中傳出了“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經文句子,深感經文中含有許多玄機妙理,便走進廟中向僧人請教,當得知僧人所誦的是從蘄州黃梅東山寺五祖弘忍大師處得到的《金剛經》時,惠能心中涌起北上禮佛的念頭。而后,惠能拜別母親,只身前往湖北黃梅縣,拜弘忍為師,最后憑借“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句偈語得到弘忍大師的賞識,得其衣缽,成為中國禪宗第六代祖師。
    正因如此,在金臺寺的大雄寶殿中,才會寫有“金剛開頓悟,鏡臺證菩提”和“金臺賣柴聞經悟道,黃梅舂碓作偈傳衣”等楹聯。上個世紀30年代,陳光燕的次子、民國期間廣東著名畫家陳耀宸,曾創作《六祖金臺聽經圖》以傳后世。畫中的金臺寺掩映在蒼天古樹之中,琉璃瓦片,古韻層層。寺門匾額上雕有“金臺古寺”四字,兩旁楹聯上寫著“金臺綠樹青山引來天下客,古寺晨鐘暮鼓敲醒世間人”。這是他根據少年時期隨父寓居金臺寺的印象所繪,這幅畫也成為新興現存對原金臺寺最有價值的研究資料之一。
    金臺寺經歷了一千多年的滄海桑田,其間多次重建和修繕。晚清時期,清王朝衰落,昔日香火鼎盛的金臺寺也日益門庭冷落,廟宇殘破,悉數崩毀。1901年,欽點御前花翎侍衛陳光燕從京城回鄉,曾寄居于金臺寺,給這一古剎留下了最后的輝煌記憶。而今,在金臺寺的舊址,我們能找到的,只有一口歷經千年風雨的古井,井口被石板遮蓋,透過石縫望去,井中依舊是碧水盈盈。在一千多年的漫長歲月中,金臺寺幾經毀損,幾經修繕,新興也在不斷的發展變化中,然而,作為佛教禪宗六祖聞經悟道的地方,金臺寺始終名聲遠震,巍然不倒,如今,這里仍然鐘聲裊裊,香煙繚繞……

■記者手記:尋訪金臺古寺時,心情總是很矛盾,原跡已經難覓蹤影,還有索求的價值嗎?巧逢六祖誕期,炎炎烈日,依然不能阻擋人們千里求佛的決心,在金臺寺,來自珠三角、毗鄰市縣和本地的信眾齊聚在大雄寶殿,共同感受博大精深的禪宗文化,放生祈福。離開時,又見一家人從肇慶驅車前來,請求法師為其新車開光,以保平安。
    歷史上的金臺古寺,幾經損毀,多次重建,而今作為新興縣旅游景點之一的金臺寺,其歷史也不過區區十余年,雖然沒有了歷史的沉淀與厚重,卻絲毫沒有動搖它在人們心中的地位,作為禪宗六祖惠能開悟之圣地,它依然是禪宗文化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想到這些,原本矛盾的心情也釋然了,禪宗六祖惠能創立“頓悟”學說,他所提出的“即心即佛”的佛性觀、“頓悟成佛”的修行觀等,打破世俗的偶像崇拜,使世人眼中遙不可及的佛性越來越接近人的本體。正因如此,我們又何必拘泥于古寺本身呢?古寺已然消失,只留下一口古井讓人緬懷,但我們可以慶幸,因為,它所傳承的禪宗文化精神已經扎根在人們心中。
    主持達善大師告訴我們,如今,金臺寺正在做進一步的擴建規劃,建成后,其規模和氣勢都將在現有基礎上提升。我們也期待著,這個禪宗六祖惠能聞經悟道的圣地,能綻放出更加奪目的光輝。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最新評論

南江文化 |聯系我們

GMT+8, 2019-7-16 12:04.

主辦單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乒乓球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