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登錄

南江文化門戶文化旅游 › 人文景觀 › 查看內容

云浮古跡尋蹤系列報道之古學宮、古書院:羅定“菁莪書院”鉤沉 ... ...

2013-9-3 15:42| 發布者: some| 查看數: 2120| 評論數: 0|來自: 來源:《云浮日報》 更新時間:2011-02-17

摘要: □本報記者 崔玉蓉 特約記者 潘澤輝 具有100多年歷史的菁莪書院對羅定的人文有什么影響?它的功能是什么?那積滿著歲月塵煙的頹壁殘垣和碎磚敗瓦,似乎在靜靜地敘述著歷史的滄桑…… “經文化大革命的破壞,且年 ...

□本報記者 崔玉蓉 特約記者 潘澤輝

    具有100多年歷史的菁莪書院對羅定的人文有什么影響?它的功能是什么?那積滿著歲月塵煙的頹壁殘垣和碎磚敗瓦,似乎在靜靜地敘述著歷史的滄桑……    
    “經文化大革命的破壞,且年久失修,菁莪書院已成危房,中路門廳和香亭面臨倒塌的危險。西路也多處屋頂塌下,亟需搶救修復,以保護這一難得的文化遺產。”陳大遠先生提及書院現狀,不無焦慮。期間,他也向我們透露了一個可喜的消息,目前,羅定市相關部門也正采取相應的搶救措施,并把“菁莪”列為羅定學宮后的重點文物維修對象,在去年底對書院外觀進行適當修繕的基礎上,下一步將對書院作全面的修葺。

歷史檔案

    “菁莪”一詞是儒家經典五經之一《詩經》中《小雅·菁菁者莪》篇的簡稱,“菁”和“莪”都是指生長茂盛的草木植物。《詩序》釋曰:“菁菁者莪,樂育材也。君子能長育人才,則天下喜樂之矣。”過去引用“菁莪”典故,皆喻教育人才。現為廣東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羅定“菁莪書院”名稱也就由此得名。
    據《羅定縣志》記載,該書院建成于清光緒十二年(1886)。由州學正梁炳南和州紳梁翌龍、陳河清等公議集資倡建,并購置田產,用田租支助赴省、上京應試的考生,稱為羅定州印金局。

現場尋蹤

    這所具有100多年歷史的菁莪書院是怎樣的一座古建筑?它對羅定的人文有什么影響?它的功能是什么?它還經歷過哪些重大歷史事件呢?日前,記者在羅定博物館原館長陳大遠先生的陪同下,欲對書院一探究竟,遺憾的是書院內部年久失修未能進去參觀,但那積滿著歲月塵煙的頹壁殘垣和碎磚敗瓦,無不在靜靜地敘述著書院由盛到衰的滄桑歷程……  
性質:鄉約書院(百姓祠)
    走近位于羅城街北區道前街的書院,在相鄰的羅定藝術學校和教師進修學校的熱鬧繁榮的襯托之下,大門緊鎖的菁莪書院顯得格外的蕭瑟、冷清,這也激起了我們想揭開書院原貌的迫切心情。
    據《羅定縣志》記載,該書院建成于清光緒十二年(1886)。由州學正梁炳南和州紳梁翌龍、陳河清等公議集資倡建,并購置田產,用田租支助赴省、上京應試的考生,稱為羅定州印金局。
    對菁莪書院頗有一番考究的陳大遠先生向記者介紹,菁莪與書院連在一起,人們會很容易聯想到學校,其實,菁莪書院并不是學校式書院,也不是晚清遍布廣東的合族式書院(合族祠),而是郡縣中數量不多的鄉約書院(百姓祠)。
    陳大遠還告訴記者,菁莪書院作為鄉約書院,與合族書院的相同之處都是有祭祀功能的宗祠,合族祠是單一姓氏的宗祠,而菁莪書院卻不分姓氏,可以稱為“百姓祠”,但又不同于黃帝陵、炎帝陵那些共拜祖先的“百姓祠”,而是以彰表地方人士德義的“百姓祠”。這種鄉約書院不多見,一個州、縣僅有一到二個,能夠保留至今的已是少之又少了。
    據了解,在當年,合族書院起到宗親聯誼、弘揚宗族文化的作用,但作為鄉約書院的菁莪書院有著更多的功效,除了聯誼、報恩之外,還著重于振興地方文化,既起著表彰地方人情德義,又能為國家培養人才,這是眾多書院、宗祠所不能比的。
風格:三進合院式建筑布局
    作為展示羅定文化傳統和人文精神的重要基地之一,菁莪書院建筑結構也頗具特色。三進合院式布局,面積935平方米,是廣東現存最具代表性的鄉約書院建筑。
    “有院外廣場、水井、門亭、香亭、后堂及廂房等,屋脊為高大風火山墻(俗稱鑊耳),書院開間高大寬敞,氣勢恢弘……”在陳大遠先生的介紹下,我們對整個書院“游覽”了一遍:
    第一進為門樓,圓拱門,門匾“菁莪書院”為光緒進士劉宗標(廣西賀縣人)所書。門后有亭,亭后為一寬敞庭院。
    第二進為主廳,二層樓閣式建筑,風火式山墻為高大灰塑鍋耳。廳內繪有精致的工筆水墨畫,原掛有狀元王仁堪題的“立本堂”牌匾和中國最后一位狀元劉春霖等題寫的13面牌匾,今已散佚。主廳后之天井加上蓋,成為香亭,供祭祀用。左廂為理事之所。
    第三進為后廳,設有神龕,放置鄉賢神位。香亭兩側有小天井。主廳和后廳兩邊均置廂房。主建筑左側為兩進客廳,用天井與主建筑隔開,以利通風。書院內墻繪有多幅精湛的工筆墨畫。
功能:印子金支持科舉考生
    目睹書院現今的敗落景象,很難想像這所承載了羅定厚重歷史文化的鄉約書院當年的輝煌。在翻閱了大量史料并向眾多知情的長輩了解后,菁莪書院的功能和價值歷歷展現于眼前……
    在清代,從京城到各省、府、州、縣都設立有學官,管理讀書人的讀書和科舉考試,地方上三年兩考,凡被錄取的文武新科生員,都必須帶備禮物去晉見學師,禮品中都必須有一份厚重禮金,俗稱為印子金。羅定州中學子多數出身貧寒,往往考上了而付不起印子金,這事均由菁莪書院、德義祠贊助。因此,菁莪、德義又被稱為印子金局,俗稱為兩局。當時,建造菁莪書院共募得銀圓五萬六千四百大圓,除去建筑費用,還廣置學田,以租金作為印子金基金,加上德義祠每年從舊羅陽書院、文昌書院的管理費收入、學田租金等,從光緒十一年(1885)乙酉科開始,凡文武新進,每人可獲得東西齋印子金各十二兩,晉見禮金四圓,補廩生印子金十兩,出貢生印子金五兩,由兩局支付,并成俗例。此外,每年中除去新生印子金和祭祀費用,兩局還將盈余部分作為供給考生往省城和京城參加考試的舟車費用,實際上起著教育基金會的作用。民國七年曾用兩局公費選送張定漢、蘇天元、周燮源等三人前往法國里昂大學留學。
    菁莪書院建成時與舊兵備道署和羅定州科舉考試的考棚相鄰,眾多名人涉足此地。1920年,粵軍肇羅鎮守使屬下邦統楊鼎中在書院駐兵,并于相鄰試院訓練新軍,其部下的年輕將領陳銘樞、陳濟棠、蔡廷鍇受訓時,為書院常客;1924年,粵軍第四軍黃明堂和國民革命軍第三師師長鄭潤琦先后在書院設指揮部;1925年,大革命運動時期,農會在書院開展減租減息運動;1928年,國民革命軍第四軍葉肇部在書院駐扎。
    時事漸進,萬物變遷。1929年起書院用作國民黨縣黨部機關;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書院被辟作糧倉。1956年起,用作羅定師范的學生宿舍,1966年,羅師遷校時搬出。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遭到破壞,藏書、匾額被毀,壁畫亦被粉刷掩蓋。上世紀60年代,前面小廣場被搭建簡易民房,文革后,書院亦被砌成房間出租,1998年房客遷出,現由羅定博物館代管。
延續:全面修葺傳承文化
    100多年的歷史沿革,菁莪書院包含了豐富的文化內涵,具有極高的文物價值。1985年5月,羅定縣人民政府公布其為羅定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2002年7月廣東省人民政府公布其為第四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據介紹,菁莪書院的價值主要體現在三方面:一是歷史價值,從書院的發展經歷,可以研究羅定的社會、文化發展歷史以及粵西古書院建筑技術發展狀況;二是藝術價值,體現了廣府建筑樸素、輕巧、實用的粵西風格,書院的布局、壁畫、灰塑、風火山墻獨具特色,是研究嶺南鄉約書院建筑藝術的寶貴資料;三是科學價值,磚木結構結合巧妙,簡潔明了,善于運用當地材料,其中仿石柱墻體和凹面磚的砌筑技術值得研究。
    “經文化大革命的破壞,且年久失修,菁莪書院已成危房,中路門廳和香亭面臨倒塌的危險。西路也多處屋頂塌下,亟需搶救修復,以保護這一難得的文化遺產。”陳大遠先生提及書院現狀,不無焦慮。期間,他也向我們透露了一個可喜的消息,目前,羅定市相關部門也正采取相應的搶救措施,并把菁莪書院列為羅定學宮后的重點文物維修對象,在去年底對書院外觀進行適當修繕的基礎上,下一步將對書院作全面的修葺。

軼事

“四大寇”清算豪紳
    菁莪書院成立后在發揮其價值作用的同時,也發生了很多逸聞軼事。采訪中,羅定素龍籍84歲的陳洪謀老人向我們講述了從其父輩處聽來的一些故事:
    德義、菁莪兩局合并為一管理機構后,以牌位多少選舉執事。兩局被少數豪紳把持,他們濫支揮霍,中飽私囊,互相分肥。縣中人士,個個是敢怒不敢言。1926年,受中共羅定縣特支書記、大革命時期農民運動杰出領導之一的李芳春同志進步思想的影響,陳孚同(原名陳子灼)、辛志平(原名辛遠)、陳巨(原名陳卓亞、陳蔚然)及鄔廣漢四個年青人勇敢地站出來,向其父輩的劣行“開刀”,燒地契、廢債務、分糧食,并將清算出來的資產一部分用來支持農民運動,一部分發給貧困人士和寒門學子的獎學金。陳孚同等四位年青人也因此被書院那幫管理紳士稱為“四大寇”。
    當時,“四大寇”的“義舉”狠狠打擊了豪紳們的囂張氣焰,但過了那一段風頭火勢后,本性難改的他們卻又死灰復燃。1945年5月,在中山大學就讀的羅定籍學生10余人聯名寫信給蔡廷鍇將軍,請求他向德義、菁莪兩局建議,將該局公產收入的一部分作為獎學金,發給在大專院校就讀的學生。蔡將軍得知情況后,嚴厲批評兩局漠視培育人才,責成兩局迅速把學租還其作助學之用的本旨。當年9月,蔡將軍親自參加兩局會議,通過決議,由牌位數選舉代表改為本縣人士作正式文官者委任。代表選出后,由代表雇請一人為經理,選派一名委員為常駐局監察。每年租谷作如下分配:每區每年撥辦學租谷三百擔;撥大學及同等獎學金八百擔;撥縣立中學一百擔,剩余才作本局其他公用。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最新評論

南江文化 |聯系我們

GMT+8, 2019-7-20 15:51.

主辦單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乒乓球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