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登錄

南江文化門戶文學藝術學者 › 鄧 輝 › 查看內容

不能忘記的張富文老師

2013-5-15 21:48| 發布者: | 查看數: 1443| 評論數: 0

摘要: 現在的廣東南江文化的研究應該來說已經得到了學術界重視,,飲水思源,在南江文化研究過程中,張富文老師應該說是作出巨大貢獻的,因此我們說不能忘記的張富文老師。 在整理稿件的時候,我發現在2010年發表在《云浮 ...
現在的廣東南江文化的研究應該來說已經得到了學術界重視,,飲水思源,在南江文化研究過程中,張富文老師應該說是作出巨大貢獻的,因此我們說不能忘記的張富文老師。
      在整理稿件的時候,我發現在2010年發表在《云浮日報》的一篇文章《懷念張富文先生》,現摘錄如下:
    
張富文先生逝世了,當得知到這個噩耗,我頓覺悲痛萬分。
張富文先生的學術著作《南江文化縱橫》擺在我的書架顯著位置。平時經常翻看的著作,此刻卻再也不忍拿起。
張富文先生是我們云浮作家的杰出代表,他從事文藝創作六十年,今年還榮獲中國文聯頒發的從事新中國文藝工作60年榮譽證書和紀念章。
在這六十年里,他已在各地報刊雜志上發表文章和著述500多萬字,出版作品十余部。今年還出版了長篇記述文學《綠水悠悠》一書。
這么多的著述,足已讓我這個小輩汗顏。
我想應當為先生寫點什么,悼念他,卻怎么也提不起筆。
 
捫心而問,我曾很榮幸的得到張富文先生指導,為什么不能寫點文字來懷念老先生呢?
經過幾天的心理平復,我終于還是決定寫點東西。
認識先生,應該是在去年12月去郁南縣參加關于《南江文化挖掘與利用》學術研討會。
在參加會議之前,我早就想見見已神交已往,卻尚未謀面的張富文先生。
這種長期以來的想法,很快就得以實現了。
那天張先生真的來了,不過看起來氣色不怎么好,聲音也非常的低沉。
讓我興奮的是按照會議席位安排,我有幸坐在張先生的旁邊。
張先生坐下來的時候,望著我笑了笑,然后又將我帶去的論文拿起看了看。
我頓時受寵若驚的往先生座位旁邊靠了過去,當他看到我的論文《禾樓舞文化特色初探》的時候,他顯得非常高興,嘴角嘟噥著幾個詞,好,好,好。
其實我哪敢在張先生面前班門弄斧,張先生才是這方面研究的先行者。
郁南禾樓舞歷史沿革及其發展流程就是張先生研究整理出來的成果。
就這樣我和張先生交流了一些問題。
他都細心的給予了我以指導。
最后我向張先生請教禾樓舞進一步研究拓展領域時,他對我說這個應該由你們年輕人回答才對,我年紀大了,可能力不從心了。
說完他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鼓勵。
我也向先生保證,表示自己回去一定會做進一步研究,不辜負先生期望。
現在距先生鼓勵快一年了,一年來,我確實在這方面進行了一些拓展研究,盡管深度和廣度可能離先生期望還有一段距離。
正當我期待能再有機會向張先生匯報這一年工作的時候,張先生去已經駕鶴西去了。
張先生是我們廣東云浮南江文化研究的先行者,對郁南禾樓舞研究亦有突出貢獻。
廣東省人民政府參事、珠江文化研究會會長、中山大學教授黃偉宗曾評價先生的《南江文化縱橫》一書開啟南江文化奧秘的大宅門。
張先生是作家,亦是學者。
對于這樣一位受人尊敬,知行合一的老前輩逝世,我們不能不寄托更多哀思。
張富文先生千古。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最新評論

南江文化 |聯系我們

GMT+8, 2020-1-27 07:32.

主辦單位: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

© 2009-2012 云浮市南江文化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乒乓球裁判